不露面的主角

約三週前的一個晚上,「雨傘革命」剛開始不久。大家都為那八十多枚催淚彈震驚不已。那個星期,好幾天下班後便和同事到政總外留守。懷著這種神不守舍的心情,一天晚上去藝術中心看《三妻豔史》(A Letter to Three Wives, 1949)。不料戲中的三個女主角Deborah, Rita, Lora Mae和我一樣忐忑不安,但她們是因為一個共同友人Addie Ross開的玩笑。這人給快上船和一班孩子去郊遊的她們寄來一封信:「我和你們其中一位的丈夫私奔。」於是郊遊期間,三人輪流回想與丈夫的生活點滴,找尋對方可能出軌的線索。到回程歸家後,被複雜心情折騰了整天的太太們(和觀眾)才能知道答案。敍事結構明確,角色妙語不絕,即使過了六十多年看,仍覺幽默。飾演三位太太的演員固然表現稱職,但同時不得不提一位極突出的配角:由Thelma Ritter飾的Sadie. 這角色是Deborah的廚子, Lora Mae一家的朋友。雖戲分不多,但每句台詞都經精心撰作,或涼薄,或自嘲,配合Ritter小姐的準確神情,把黑色幽默極盡發揮。另外較有趣的設定,當是Addie Ross這角色從頭到尾都沒出場。觀眾只有憑她的旁白,和其他人對她的評價來想像她該是一號怎樣的人物:聰明,優雅,神祕,有鑑賞力,富魅力……

於是想起另一齣早前看的電影:Alain Resnais最後作品Life of Riley (Aimer, boire et chanter, 2014)。故事改編自Alan Ayckbourn 的舞台劇作(Resnais曾多次把他的劇作拍成電影),講述三對男女 (Kathryn & Colin, Tamara & Jack, Monica & Simeon)得知舊友George Riley病重後的反應,憶起從前的恩怨情愛。除了Resnais那永遠不從流俗的敍事方式,George Riley只出現在其他角色之口也令人印象深刻 。這也是一齣主角沒有露面的電影。

然而,再好的編劇也無法編出比現實更出人意表的情節。在近一個月來,我城中與雨傘革命關係至密切的那個主角,竟然不是變身成youtuber播放錄影節目,便是只接受友好或外國媒體訪問,沒有膽量與佔領團體對話過。雖然牠明擺著只是一個傀儡和奴才,絕對沒有解決問題的權力和能耐,但這一切畢竟是有點太魔幻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