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x jours, une nuit (公投飯票, 2014)

第一次看戴丹兄弟。他們是hkiff常客,不知何解總沒緣遇上。這次托Marion Cotillard和Oscar best foreign language film nominee的福,電影院終於放映。

從影評得知,他倆的電影多用素人演員,拍小人物的故事,且極力寫實無添加。看畢這電影,感覺除了素人演員一項外,其餘大致符合。

故事發生在比利時小鎮Seraing(據說是兄弟倆的電影慣常取景地),女主角Sandra因抑鬱症缺勤,病癒後打算重回崗位。工廠管理層卻因為Sandra不在時,其他工人每天加班也能追上進度,於是就是否讓Sandra復工在員工之間舉行投票。若半數以上人投反對票,Sandra被辭退,其他人可獲一千歐羅獎金。Sandra有一個週末的時間,去對工友逐一游說。這兩日一夜間發生的事,便是電影的情節。

除了情節極度簡約,著力去掉煽情戲劇元素,電影的「無添加」還表現在配樂全無出現。只偶爾用合符情節出現的歌曲,反映女主角心情。簡約平實的手法,表現的卻是一個複雜的現實:在全球化的趨勢下,低下階層生活的一個橫切面。電影呈現的Sandra本人以及工友們各自的生活、工廠管理層的考量等,莫不能視為一個反映這年代全球頗大一部分人的生活現狀,放諸四海皆準的範式。

Sandra和當廚師的丈夫帶著兩個孩子,要為房子供款。一家如沒有這筆工資,將要申領救濟金,這是她所不希望的。Sandra在兩日一夜尋訪的一眾工友,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有外來移民為養家糊口,偷偷多打一份工;有人希望拿獎金來支付家中的小型工程;有過去和Sandra熟稔的自覺沒顏面見她,避而不見;有人忘不了Sandra對自己的恩惠,答應幫忙;有人直言Sandra不應多事,阻礙大家拿獎金;一對父子甚至因而交惡……人多是短視的,像「朝三暮四」故事裡的猴子,只顧眼前利益,無視對他人的傷害或日後的加班;也有被眼前困窘境地所迫而無奈作出選擇。工廠管理層建議的投票,立心不良,機制也極為狡猾:想辭退員工但缺乏正當理由,便想出這個利用人性自私一面的方法,藉著挑起雙方的利益衝突,製造有一方會獲勝的假象,以達到維護工廠利益的真正目的。

電影可取之處在於以小見大。從這件小事,可看出全球化廣泛的影響:已發展國家的商人要與發展中國家競爭,無所不用其極地減省成本,工人便成了被剝削的對象:加班(有償和無償分別很大嗎?)、合約制等應運而生。全球化也加速人口流動,人們遷移到比原居地更好的地方,在那裡多數從事出賣勞力一類工作。為了賺錢養家、保住工作,移民們對廠家的剝削逆來順受,或敢怒不敢言,又或索性同流合污,以為能把利益分一杯羹。大企業像一隻日漸膨脹的怪獸,掌控著世界上愈來愈多的財富和人們的生計。有人說資本主義是廿一世紀的奴隷制,未必非真。

幸而電影也有光明樂觀的一面。Sandra從丈夫、朋友處獲得不斷的支持和鼓勵,才得以離開睡床,跑到外面,逐一向同事提出她的請求(Marion Cotillard這漂亮而優秀的演員,細緻地表現Sandra忐忑不安的精神狀態。在一些報章訪問,她提及部分長鏡頭要NG超過50次,可見導、演的認真)。到了最後,不論復工是否有望,看著Sandra一臉微笑,重拾面對生活的希望和勇氣,觀眾就放心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