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malisa (不正常麗莎,2015)

(含「劇透」)

距離上一齣Synecdoche, New York八年,這齣Charlie Kaufman (CK) 編導作品,探討的仍是他簽名式的個人身分、與他人關係的問題。

情節主要是客戶服務專家Michael Stone一個晚上至翌日的經歷。他飛到Cincinnati出席研討會,在下榻的Hotel Fregoli與十年前不辭而別的女友Bella再見但不歡而散。回房後遇上從事客戶服務的Lisa,驚為天人,覺得她與別不同,儘管她對自己沒甚自信。二人共度一宵,翌日分別。

電影以定格動畫形式,每日兩秒的進度拍攝,製作時間超過兩年。配音員只有三人:David Thewlis (Michael), Jennifer Jason Leigh (Lisa), Tom Noonan(其他所有角色)。而角色面貌也只有三款:Michael的臉、Lisa的臉,及其他所有角色的臉。

這設定讓觀眾起初不禁納罕:酒店服務生的樣子,怎麼和酒吧侍應、的士司機一模一樣?Michael致電回家與妻子、兒子交談,話筒內的聲音,為何是同一聲線?酒店名字Fregoli, 來自Fregoli delusion,指一種罕見精神病,患者會以為不同人其實是同一人作不同打扮偽裝而成。

看下去才明白,這是為了表現在Michael眼中,所有人都沒有分別:說一樣的話、以同一方式思考。作為客戶服務專家的他,雖擅談客戶服務之道(「每個人都與別不同……」)然而在他眼中,千人一面,即使親如妻兒也如是。

動畫佈景的製作仔細,人物表情也異常細膩,雖然人體比例不求像真,仍覺得很真實。導演捨真人演出而取定格動畫,為了表現「千人一面」這點,該為原因之一。(若用真人,將會變成鬼片,或Being John Malkovich式的惡夢情景。)

Michael對他人面目無法辨認,遑論與他們建立深入關係。他與家人的溝通,也往往直中要點,兒子與他兩次交談,都劈頭便問有沒有給他買禮物。妻子亦與他無法溝通,對他在家中的失態不能理解。Michael常從關係中逃離(Bella及Lisa),自己也說不清原因。

當Lisa的聲音響起,觀眾和Michael一樣驚喜:終於找到有特徵的人!額角的疤痕不是缺點,反而突顯了她的與別不同。在人們意識形態逐漸相近的全球化年代,任何anomaly,都值得珍而重之(雖然在現實裡往往會被排斥)。所以翌晨當Michael發覺Lisa開始變成與其他人一樣,他又要逃走了。

在Guardian的訪問,CK提到現在社交媒體製造溝通的假象,對真正的社交極為不利;他也似乎受不了客戶服務員親切但事務性的專業態度。Michael最後在研討會上,抨擊政府通過教育和軍訓製造易控制的被洗腦一代。以上該是CK對這個身分迷失、關係崩壞年代形成原因的反思。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