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木匠的狂喜

yahoo看到一則關於跳台滑雪女選手控告溫哥華奧運籌備委員會的新聞,才知道一直以來奧運跳台滑雪項目都沒有女子組。

 

小時候,明珠台會播映冬季奧運會的賽事。爸爸說那和奧運一樣,每四年舉辦一次。記得有高山滑雪、跳台滑雪、滑冰、雪橇等項目。為甚麼現在沒得看了?難道和其他體育節目一樣,不知何時開始,付得起錢的人才配看嗎?

 

想起荷索的一齣電影The Great Ecstasy of the Sculptor Steiner,關於一位跳台滑雪手,他同時是一位木匠。荷索對刺激、極端的人和事物有恒久的興趣,這位仁兄、這種運動、平和與狂喜情緒的交集,當然符合他的品味了。

 

電影片段:

Advertisements

大幸

爹爹接下去說:「所以你們要像花生,因為它是有用的,不是偉大、好看的東西。」我說:「那麼,人要做有用的人,不要做偉大、體面的人了。」爹爹說:「這是我對於你們的希望。」

許地山《落花生》(節錄)

 

以上是約一個世紀前,一位父親的想法。數星期前看某港台節目,訪問一個小康之家的父親,他對兒子的期望是,希望他能找到賺錢的工作,品德「呢d嘢」則可「放埋一邊」。又看著祖國在剛過去的十數天裡,是多麼偉大、體面。

近日終找到理由安慰自己:幸虧我怎麼也不會活到下個世紀。

「戰場上的生死日記」講座

「戰場上的生死日記」講座詳情

講者:高遠菜穗子(《伊拉克生死場》作者)
張翠容(資深新聞工作者)
莊陳有(香港大學學生輔導處學生發展總監)

日期:7 月27 日 (星期日)
時間:下午4 時30 分至下午6 時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舊翼會議室606
(會場入口位於港灣道,屆時大會將設有通道,供公眾免持票進場欣賞講座)
免費入場,名額有限,先到先得,歡迎留座。

留座及查詢
如欲留座,請註明姓名及聯絡電話,電郵至marketing@commercialpress.com.hk
查詢電話:2976 6622商務印書館推廣部

詳情

社會縮影

鳳凰木開,天氣悶熱,又是暑期工來臨之時。以往都有一些本來空著的桌子供他們臨時辦公。這些位置有「釣魚台」之稱,顧名思義位處邊陲(雖然仍是敝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部分更接近窗子,可供工餘怡神,令人好生豔羨。惜好景不常,今年每人獲「配給」的空間大幅減半,本來供6人用的房間竟擠了多一倍人。同時,一個「近畿」地區的房間(本是會議室,如放辦公桌可供3人用)竟然丟空整整數天,暑期工固然無法「染指」,其他員工也不能使用,令會議室更形短缺。

究其原因,大概是隨著學制改變,各組都或多或少擴大了規模應付,致填滿了大部分空桌子。令情況惡化的,是原來該丟空的房間是某剛榮升董事的主管的未來辦公室,丟空是為了方便不知何時進行的裝修。衷心希望暑期工小朋友不知道這房間存在的原委,不然他們便會問:為甚麼我們接受正職同級員工減半的薪水,工作時間工作性質相等,工作空間卻也是減半?董事何不押後搬辦公室,先把房間留給暑期工以舒緩空間的緊張,暑假後才進行喬遷?……那時我便要答:常言道「學校是社會的縮影」,(在外人看來)財雄勢大的跨國企業只會比學校更貼近社會。現今凸區的最大特色是貧富懸殊,敝司豈能落後於大勢?……

只希望這並非事實的全部,純粹是消息不靈通導致我有以上的誤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