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

工作關係,這幾天都睡不好。凌晨約二時被雷聲吵醒。睜開眼睛,只見電光每隔數秒便毫不客氣地闖進來,令房間亮如白晝。雷聲則在數秒的隙縫中不早不遲地響起。其聲轟然,如在咫尺。不勝其煩,索性起床。甫出客廳,便聽到奔騰的雨聲:原來雨也來湊熱鬧,參加這場雷電嘉年華。爸媽也聞聲出來,對窗外反常之象嘖嘖稱奇。雷神電神仍然肆無忌憚,無視酣睡的廣大民眾,落力合演多媒體音效影像,聲色俱備。上網搜尋天氣資料,原來黃雨信號剛生效不久,港九各處均獲閃電紀錄。再找閃電資料,才知道沒多久前在荃葵青及北大嶼山地區錄得最為頻繁的閃電,新界東區次之,其餘地區則只偶然有一兩閃。事情大白,居住地區得氣象之神眷顧,無話可說。無覺可睡,便繼續看韓生的八溪峒筆記。到了近三時半,雷聲雨聲漸漸歇下,才回房,重拾那不甚安穩的睡眠。

Advertisements

personal DNA

another quiz which i think is quite accurate, took me quite a while to finish. go!

My personalDNA Report suggests i’m a generous experiencer, how about yours?

祖國特色

朋友d在現職的崗位上一年有餘,感到發展空間不大,適逢別組部門招聘,便打算轉組以接受新挑戰。d的上司和上司的上司都不想他離開,但又不明說,於是一個對他說盡新環境的不是,另一個則借故盛讚他的表現,並以家長式口吻著他留下。d慨歎這兩位上司雖然在國外留學並做事多年(他們都來自大陸),但骨子裡似乎仍擺脫不了「計劃經濟」、「中共家長式管治方針」的思維,對於較自己年輕或職級低的同僚往往以長輩自居,並認為自己有權左右這些人的就業(或任何其他方面的)選擇。

最近數週看的書中,其中一本是《基耶斯洛夫斯基 基耶斯洛夫斯基》(Kieslowski on Kieslowski,達紐西亞.斯多克(Danusia Stok)編,施麗華、王立非譯上海:文匯出版社,2003)。Kieslowski(港譯奇斯洛夫斯基)來自共產時期的波蘭,當時製作電影的模式或考慮方向,與資本主義社會的往往有極大差別。審查當然是免不了的,而奇氏作為一個對真、善、美、自由有所追求的正常人類(藝術家更不在話下),對此也當然不會表示歡迎。於是在這本來自祖國出版社的書在「出版說明」裡,除指出奇氏「是享有世界級聲譽的電影大師」外,還有以下語句:

同時,我們應當指出,基氏對社會、政治的一些看法,與我們所習見的觀點有所不同,但我們相信,讀者自可在本書蘊涵的巨大社會和藝術價值中作出一個正確的取捨。

讀者在閱讀時,倘若從來沒有遇到「與所習見的觀點有所不同」的看法,堪稱出奇;而讀者能否就這些看法作取捨、甚至是「正確的」取捨,既與出版社無關,也絕非出版社所能控制。這些不知算是勸勉、訓導、提點還是威嚇的文字,看來多餘且令人厭惡,大概只能在不容異見、事事由權威「說了算」的環境下才會出現。

橫掃今屆奧斯卡四獎的no country for old men聽說由於內容太無法無天,將無緣在國內上映。如無記錯,數年前無間道1上映時,也需先把結局改為「壞人沒有好下場」,才能登陸國內的電影院。

還有很多看來是來自不同方面的事情,究其原因,都是源於一種思維。

29/Feb

今年是閏年,明天便是閏日。在一些英語地區流傳著有趣的習俗:女士在這天可以向另一半求婚,(其他日子就不行?)假如被拒絕,還可獲得補償!有興趣在這四年一遇的日子向 honey 提出讓關係更進一步要求的姊妹們,先來看看提示不遲。

you’re late!

你因習慣或工作關係,常光顧某一店子,店員和你每天見面,漸漸熟稔,也會說上幾句。某天,你因事遲了到店。他/她笑著說”you’re late!”

你的反應通常是”yeah……”, 一笑,或是聳聳肩,拉扯半句和家人/朋友/工作等無關痛癢的理由:”i was, um…you know…”心情不好的話可能還在嘀咕:我現在不是來了嗎?就是不來又有甚麼關係?誰和你約好了?

但原來他/她這句話的潛台詞可能是:我每天上班/開舖就是為了和你見面的幾分鐘;你不來,我便無法逗你談話,了解你多些;我享受和你一起的時間;希望你能忘記你的男/女友/丈夫/妻子,和我一起;you make my day just by dropping by……

很大的落差,是不?

因此,當某天再有人跟你說這話時,切勿掉以輕心(尤其當那人是jude law般的帥哥);想含蓄地表示好感的話,也不妨作參考。

世界地鐵圖

剛過去的週日,兩鐵合併,碰巧看到這張和鐵路有關的地圖。這「地圖」是企鵝公司宣傳新書Transit Maps of the World的廣告。地圖上標示出全世界建有(或即將興建)地下鐵路的城市,並以路線圖的方式連結起來。

設這圖的資料準確無誤,從中可見歐洲的地下鐵路網絡最為密集,而非洲、大洋洲則明顯較少。中國雖比日本幅員廣闊得多,但兩國建有地下鐵路的城市數目卻相差不大。

試想像從香港出發,可乘地下鐵路南下馬尼拉、吉隆坡,甚至奧克蘭;北抵台北、平壤、札幌。如在深圳「轉車」,沿灰色線可經胡志明市、曼谷、特拉維夫、帕爾瑪、柏林及至北歐奧斯陸!如在平壤「轉」,沿紅色路線則可經過上海、伊斯坦堡、米蘭、圖盧茲再過大海到北美洲!那將是跨過多少國家的旅程啊!那是多麼獨一無二的旅遊經歷啊!假設火車以子彈火車的速度運行,旅程所需時間大概是以「天」為單位吧?

撇除令人不快的臥軌自殺、出軌意外和漆黑沉悶,地下鐵路有準時和相對環保的優點。再想像,若走進地下,登上列車,再回到地上時已身處另一個國家,就像是造夢一般啊。

看地圖時,常覺得自己仿佛變成一隻鳥兒,從半空俯瞰大地;隨著google maps的出現,這鳥兒更可隨意俯衝滑翔翻飛。那麼看這張地下鐵路圖時,不就成了在漆黑地道到處亂竄的田鼠?!

發夢完畢,繼續助o野。

貧僧富僧

之鄙有二僧:其一貧,其一富。貧者語於富者曰:「吾欲之南海,何如?」富者曰:「子何恃而往?」曰:「吾一瓶一缽足矣。」富者曰:「吾數年來欲買舟而下,猶未能也。子何恃而往!」越明年,貧者自南海還,以告富者,富者有慚色。

彭端淑《為學一首示子姪》(節選)

振奮人心的寓意:只要有心,憑藉「一瓶一缽」也足以由西蜀至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