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甚麼控?

不明白何以離開學校很久了,到現在一把年紀仍然會有各種「班長」對你的行為橫加干涉,作出指導,原因是「為你好」。(多少罪惡假汝之名)去年鬧得沸揚的校園驗毒如是,過去已有、於今尤烈的「控煙」如是。

先來利益申報,小弟不是煙民,控煙辦的大小動作對本人生活習慣沒有影響。在理想的烏托邦,人人生而平等;在不理想的現實世界,人們應起碼互相尊重。煙民有吸煙的權利,非煙民也有免於被迫吸二手煙的權利,所以室內禁煙是合理的。稍移玉步,利己利人,何樂不為?但近來的控煙措施卻似有走火入魔之勢,例如帶煙入境的最新規定。法例規定煙要每包廿枝出售,但入境免稅額卻只有19枝,於是出現為了一大枝煙排隊填表交稅浪費20分鐘加大量公帑和地球資源的荒謬情況。帶一包完整的煙入境,即使真的當私煙賣,難道足以令不法之徒牟取暴利不成?制訂此等政策的生物,腦子裡究竟裝著甚麼?

主事者的原則也惹人質疑。報載控煙辦主管疑惑「既然連三聚氰胺都唔接受,點解仲有人講權利要食煙」。身體攝入三聚氰胺是一回事,攝入尼古丁焦油等是另一回事。前者不會讓人上癮或有舒暢感受,後者會;前者在被隱瞞的情況下服食,後者在自願情況下吸入,而原因不外好奇心、朋輩影響、壓力和上癮;所以是兩個不同的情況。這位主管把兩者混為一談,足見其思維紊亂。

主管又對「部份人寧願犧牲健康亦堅持吸煙」感到迷惑。按其邏輯,所有對健康有礙的活動均需立例禁止。「暴飲暴食」會否是其一?不知是因為壓力大、心靈空虛還是報刊鼓吹,港人對美食一向異乎常態地趨之若鶩。惟醫生和常識告訴我們,在游泳前或其他任何時候「食得太飽都不適宜」,癌症癡肥心臟病高血壓都和這壞習慣有關。「超時工作」又是否另一項影響健康的活動?但,一個與商人勾結的小政府敢立例禁止嗎?香港污染嚴重、人們的居所狹小、壓力大早不是新聞,而以上各項統統對健康有害,這位主管是否打算從這些方面入手,立例拯救眾人的健康?

水至清則無魚。即使打著理直氣壯的正義旗號,也不應該和沒必要把對方趕盡殺絕。管理至上,不顧實際需要和合理與否的情況愈來愈常見,小則構成不便(看看在各公園海灘豎立的「禁止」牌),大則搞出人命(記得不久前在深水埗公園被一呎深的池水和袖手的旁人淹死的婆婆嗎?)。頭腦因循但大權在握,抱著家長式思維的高尚官員們,愈來愈喜歡把市民當作課室裡的學生,向他們施加自以為最好的一套。「亞洲國際都會」果然只是一句口號,起碼沒體現在尊重個人自由選擇方面。繼煙民後,受到無謂騷擾的會是哪一個族群?

相關新聞: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809&sec_id=4104&subsec_id=12731&art_id=14325420

Advertisements

新聞兩則

從信報搜集資料時看到以下新聞:

1 Westpac 和 St. george bank 合併

澳洲兩大銀行簽署併購協議

像金融界肥皂劇的劇情,此事的幕後推手是剛從 st. george 跳槽至 westpac 不久的一位女士。

凱利 澳洲最大金融合併案推手

如此一來,westpac 便拋離 commonwealth, nab 和 anz, 成為澳洲最大的金融服務公司。

2 Henin 退休

25歲一姐掛拍

心中永遠的網球一姐和一哥是 steffi graf 和 pete sampras. 因為他們都表現出優雅準確的姿勢、全面的技術和大將風度,而 steffi 的飄逸和 pete 的瀟灑更是無人能及。自99和02年二人相繼退休後,令人感覺較良好的便是 federer 和 henin. henin 不是力量型球員,但各方面的能力都平均地高,而且是有腦之人。現在連她也掛拍,在一眾力量彪形阿姐雲集的女子網球壇裡,誰可以給我一個break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