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le

從 milan 往 heathrow 的飛機上,餐膳是 cheese & pickle sandwich, 奇怪的組合,配上較正常的 strawberry custard cream topping dessert. 機長胡亂說了一番陳腔濫調,很明顯兩小時候他便下班。

05/11/13 9.05am (4.05pm HK time) 往香港的飛機上

候機時寫日記和玩 sudoku。11 小時比想像中易過。坐在窗口位,出發時是晚上,漸漸往東飛,從窗縫溜進金光,刺眼的程度可不是開玩笑的!重溫巧克力工廠,看了 batman begins,後者的一些違反物理定律爆破鏡頭看得好笑。鄰座的男子來自菲律賓,住在倫敦,不太諳英語,此行是回鄉探親。還有不到半小時到步了。

(拖了數月,遊記也是時候到此為止,謝謝大家收看~)

Advertisements

05/11/12 8.06pm Heathrow Gate 50 候機室

轉進 Corso Buenos Aires 右方的內街走,快走回大街時,遇到另一個壞人!這次是一名30歲的男子(他自報的)。他先用意大利文問路,我表示聽不懂後,便借故答訕。以為他只是隨便找個人談談天(意大利文化~),那時還不到出發到機場的時候,便與他邊走邊說。男子邀我到附近一公園小坐。結果在那裡,他的一些行為和說話反映了他答訕的目的,於是我便馬上離開了。幸好那時光天化日,四周人潮來往。事後回想,從談話的內容,我應該早點意會的,只是自己太遲鈍了。

猶有餘悸地走回大街,在熱鬧的人群中感覺安心。逛逛售賣漂亮衣服的店子,那裡竟然有MUJI! 比較意大利和巴黎人的服飾,冬裝來說,意大利的較合我意。

約3時回hostel取行李,步行到 Stazione Centrale(那個外型像博物館的火車站)乘 shuttle bus 往 Malpansa Airport. 3時20分上車,45分開車,約1小時後到達,差點害我遲到!幸好早了點出發。米蘭整天都天色陰沉。過保安檢查時,又有無聊職員問我是否 japs. 候機室的商店陳列著各意大利球會的球衣、精品等。大約半小時後,飛機起飛了~

05/11/12 6pm Malpansa Airport, Milan (Duomo, Giardin Publici)

呆等了半小時有多,飛機終於起飛了!昨晚睡得較好,早上起床時,才發覺同房回來了,自己竟完全不知覺。收拾check out後,把行李留在櫃台,開始旅程的最後一天。

今天打算爬上duomo. 早上是一貫的冷,遊人還不多。上教堂比預期的容易得多。在窄小的樓梯裡,和一位拿著掃帚的男子相遇,他笑容可掬地向我伸出手,我還以為要查看入場票,原來他想和我握手!踏出樓梯,不禁喝一聲采。那裡是教堂的屋頂。實在太宏偉,精致的柱、雕塑、窗子、裝飾、旋轉樓梯,來回走了兩次。不斷找適合的角度拍照,雖然陰霾籠罩,天氣並不好。

晃了個多小時後,沿樓梯轉回地面,走 Corso Vittoro Emanuele II 往 hostel 方向走。這是一條步行大街,商店,bar, 書店林立。一位女士趨近,自稱是為兒童機構籌款的志願者,想我捐錢。當我拿張€20鈔票出來,著她找回€15,她卻只找回€10,當我堅持,她匆匆再把€2給我,然後急步走開。這大概是個騙子吧,是我這旅程第一個遇到的壞人!!

接著走 Corso Venezia, 那裡有個大公園 Giardin Publici. 公園裡有一幢自然科學博物館,綠樹成蔭,水池裡聚著一些大鳥,大堆大堆的黃葉蓋在草地上。零散著機動遊戲如碰碰車、旋轉木馬。地上的枯葉新鮮而形狀特別,撿了數片嘻嘻。遊園的多是一家大小,或是運動的人。那時沒有陽光,在長椅上坐著,愈坐愈冷!尾隨著一條狗和牠的主人步出公園,轉進 Corso Buenos Aires. 不知為何要以一個南美城市命名。找到一間規模龐大的超市,喜出望外地買了些巧克力,然後滿足地吃 Margherita 和 tiramisu當午餐。

Museo Scala, Duomo, La Rinascente

博物館 (Museo Scala) 和歌劇院相連,進入博物館後,先看到一個金碧輝煌的大廳,左邊是一條劇院的走廊,通往劇院的 balcony. 走進其中一個往外看,嘩!完全是電影《一個快樂的傳說》裡,男主角側著頭看未來太太的那種大劇院,十分宏偉!和一堆伯伯婆婆遊客一起看出去,紛紛驚歎不已。博物館的樓梯和牆上貼了些很久以前的演出的海報;展廳則展出樂器、演員、指揮家、作曲家等的畫像和塑像;舞台設計的插畫、草稿,角色的 figurine等,甚有一看的價值。

出來後,馬不停蹄地進入 Duomo, 看看這個全球第四大的歌德式教堂。站在一個導賞團旁偷聽,原來這教堂的建成經歷了四個世紀!除了極精細的雕刻,七彩的玻璃窗,這教堂特別之處還有同樣精緻的地下室,供人祈禱的長椅兩旁,掛著 St. Charles 神蹟故事的畫。

回到街上時,天已入黑,本想邊吃雪糕邊走回旅舍,但因為太冷,結果走進一間溫暖的大百貨公司 La Rinascente. 那是和巴黎的 "春天" 差不多規模的店子,晚上還熱鬧得很,逛了最喜歡的餐具和家品部,欣賞精美的 expresso maker 和小咖啡杯,那時已開始售聖誕家居飾物,更加開心!忍不住買個小天使給自己。在 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II 裡的 Autogrill 吃超濃熱巧克力和 Capri Sandwich作晚餐,滿足地回去。

旅舍對面有電影院,是此行看到的第一所電影院,進去看看。竟同時上映 Charlie & the Chocolate Factory 和 Corpse Bride。現在已是 8.50pm, 兩位同房仍是見袋不見人……

Castello Sforzesco, Cenacolo Vinciano

和 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II 一街之隔的是 Teatro Alla Scala(斯卡拉歌劇院博物館),但由於預約了看 Last supper, 便沿著 Viale Dante 往 Cadorna 站走。這大街兩旁都是商店,還有個攝影展,主要展出在喜馬拉雅山和西藏拍的照片,部分不錯,但東方主義色彩難免。

米蘭和威尼斯相比,差別很大。首先,威尼斯陽光普照,米蘭卻整天都是陰天,除了傍晚時有一點陽光。其次,米蘭人給人大城市居民的感覺,即較冷漠。在地車裡,看到空洞無奈的面孔,不像威尼斯的熱情好客純樸水鄉居民。第三,米蘭的房子像巴黎的,約4-6層樓高;威尼斯的大多只有2-3層,Burano 的彩色小屋最高大概只有2層。羅馬房子的高度介乎二者之間,她的面積是個大都市,且有地車系統,但居民給我的感覺不太「都市」。佛羅倫斯又是另一種感覺,她面積相比下較小,文雅的氣質濃厚,即使在名店林立的地區,也不太感到商業化。對於這四個意大利城市,大致有這樣的感覺。

繼續說回行程。Viale Dante 的盡頭是 Castello Sforzesco(斯福爾扎堡),一個有護城河、橋樑那種巨大城堡。因為實在太大,所以完全放棄拍照的希望。從城堡前方進入,左門出去,便是 Stazione Nord(北站)。這是米蘭另一個頗繁忙的車站,但規模比 Centrale 小得多。接著沿 Via Giosue Carducci 和 Corso Margerita 走,找了一會才找到 Cenacolo Vinciano, 《達文西密碼》提及的「最後晚餐」所在之處。早了近20分鐘到達,職員竟著我在預約時間五分鐘前再來。(忽然按規矩辦事起來?)在附近逛逛,進入一所小超市,買些可愛的食物和飲料。

在借audioguide時,那位職員女孩子十分惹笑,知道誤會我是日本人後,可能我反應太大,竟然說 sorry.(但那裡充斥o架仔也是事實)原來這間小館只有兩幅壁畫:Last Supper, Cruxifiction。每十五分鐘安排約廿人進去看,所以遲到早退不能進入,也別妄想能walk in。導賞內容是最後晚餐的詳細解說:如每個人物的名字、表情動作,畫的整體構圖、光線、背景等等。解說的卡帶播放完畢,也是離開展覽室的時候 😦 回到街上才二時許,把超市買的東西拿回hostel後,輕便地前往 Museo Scala.

05/11/11 7.53pm Hotel San Tomaso, Milan (Milan Centrale, Piazza Duomo)

早上 5 時起床,半小時後離開。當時天還未亮,清晨的 Campo Santa Margherita 籠罩在濃霧中,寥寥數盞街燈在滲著白光,空氣冰冷,四野無人,氣氛頗為神祕。往碼頭途中,街邊站著一中年漢子,披散著頭髮,目光停留在街上他自己以外的惟一人類身上。(!) 走近時,大家互相說 ciao,才暗自鬆一口氣!vaporetto 以預期中的龜速在大運河上緩緩前進,也許由於濃霧,好像比平時更慢。幸好趕得及登上 6.22am 開出的火車。

火車從 Santa Lucia 站開出時,乘客還很少,經過 Mestre, Pedova, Vincenza, Verona 等後,幾乎全滿了。和我同一個四人間的是兩位喋喋不休的女士和一個漢子。看風景,補充睡眠,玩一會在 metro 刊出的 sudoku. 於 9.20 抵 Milan Centrale(米蘭中央火車站)。車站極其古典宏偉,還有雕塑和大柱子,像所博物館。但背包很重,無力細看,直奔火車站旁的地鐵站。由於網上的資料有誤,折騰一大會才找到 hostel. 是一間中國人經營的旅館,近另一個(!)地鐵站出口。

放下行李後,馬上到 Piazza del Duomo。沿廣場走了一圈,Duomo(主教教堂)和 Palazzo Reale 的外部正裝修中。Duomo 是全球第3 (/4?)大的教堂,外表和羅馬、佛羅倫斯的又有不同。旁邊還有著名的 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II(維多里奧‧艾曼紐二世商場),特別的建築物,呈十字形,屋頂有車站的感覺,可惜淪為名店城。電話卡很便宜,€5 包近半小時通話時間,所以又致電回家。才十時許便想吃東西。在那裡到處可見的 Spizzico 吃一個 set, 包括 cola, 一大片 margherita, 還選了沙律,感覺健康。飯後再來一杯 mc café €1 cappuccino~

Ghetto, Ca’ Rezzonico

從 Burano 走過一條小橋,到另一小島 Mazzorbo,然後乘船回主島,往 Ghetto 走去。這一片四面環水的小面積陸地,數百年前是猶太人被執政者規定居住的地方,那時他們還被規定只可以當 moneylender 為生(這在電影 Merchant of Venice 可看到),備受歧視。現在看來,這個小區和 Venice 其他地方無異,都是立著小屋、樹木、小橋,夾雜廣場和河道。獨有的是橫跨小巷的衣裳「萬國旗」,和戴著小帽的男人。Museo Embrico 是展出猶太人文化的博物館,展品包括用作宗教用途的銀器,還有一些大塊的布。因為時間關係,不能參加導賞團,有點可惜。

下一站是 Ca' Rezzonico。在附近住了數天,不去看看有點說不過去。時間關係,甫跳下船便連跑帶滾從運河邊的小木橋進去,那是正門以外的入口。4.15pm 進去時,售票的仁兄已提醒我5時關門,一副等放工的樣子。其他職員也是一如 LP 介紹的: 'staff will start hustling you out half and hour before actual closing time'! Ca' Rezzonico 簡單來說,是一所曾由 Rezzonico 家族擁有的大屋。共有三層,一樓包括一個極大極漂亮的宴會廳,其他還有書房、嬰兒房、睡房等,均裝修華麗。二樓有版畫的展覽,和一些畫作,可惜只用了 15 分鐘「走過」。接著的 15 分鐘則用來「走過」三樓的畫,題材包括聖經故事、威尼斯景物等,當中有些不錯的油畫。到 cloakroom 取回袋時,書店已關門了。從正門離開,售票男子心情愉快地對我說ciao。

才五點不到,天便開始暗下來。最後一晚,決定走到 Santa Maria Gloriosa del Frario。不能進去看名畫,也要看看教堂宏偉的外部。經過一些食肆、酒吧、商店,大概是下班時間,小街頗為熱鬧。在 hostel 附近一間看了數天的雪糕店吃一球 caramel 味的,比聖馬可廣場的便宜美味得多!這晚吃齋,拿一塊上面鋪著茄子的 pizza 坐在廣場上吃。晚上的廣場上,還聚著家長和大腳「斬」波的小孩。

回房後,把床移開,果然在地板上找到門匙!今天來了個新同房,一個健談的澳洲女孩。畢業旅行中的她,已在歐洲留了兩個月,打算一個月後,再去北美留兩個月。令我驚訝的,是她那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