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英也是貓

英英本在一戶外停車場過著自由的生活,五月尾因為左眼受傷,被一直有餵她的姨捉了去獸醫診所,手術後變成獨眼,被姨領養。她性格溫順,媽說有次陪姨下樓去餵貓時,看見她被其他貓欺負。變成家貓的英英似乎相當適應,聽說愛盤坐在人的大腿上,享受intimacy. 有時候和姨通電話,聽到姨喚她「英英~」接著便是一聲響亮的「喵~」

六月初某個晚上,姨來電說「英英生o左喇!」原來每天姨回家,甫進門便會受到英英的熱烈歡迎。但那天卻寂靜無聲,她心感不妙,看看籠子,赫見裡面有一大灘血迹,英英身旁卻擁著四隻新生的小貓!英英很厲害,全仗自己之力,安全誕下四個寶寶。姨說那時她已把自己和寶寶們舐乾淨了,正躺著給他們餵奶,有點疲倦,並吃光了所有給她的食物。

適逢那個週末和同事狂歡7寶過大海玩,晚上便去看看他們。第一次和英英見面。她和四隻未開眼的乳嬰伏在紙皮盒蓋上,看見生人有點防備,籠門打開了也不出來。姨囑我當心,說剛生產的母貓疑心重,不好惹。於是便先在籠外察看,間中呼喚她的名字。姨給了她一點吃食,她很快便吃光了,大概是因為孩子。不一會她從籠裡步出,仍是戒備的眼神。她完好的一隻眼睛很漂亮,另一隻眼睛閉上了,從側面看像在睡覺。她用頭磨蹭姨的小腿,喵一聲,吃幾口貓糧,接著又回去「團」孩子。如是者進進出出數次。

姨走開去給我弄吃的。這時英英又走出籠子,看著我。我伸出手去撫她的背,她沒反抗,搔耳後和下巴也很享受的樣子,還發出呼嚕呼嚕聲!她的背摸下去有點瘦骨嶙峋的感覺,如果她是人,必定是那些薄命的紅顏。我繼續當「人肉O蟬」,好讓這累壞了的母親「呼嚕呼嚕」多一會。

Advertisements

貓翻滾

是日行路上深井。名正言順地飽餐一頓後,到村子附近散步。在10分鐘內竟給我們看到3隻貓。第一隻黃貓在鐵皮屋頂上和舊車胎、大石頭一起打盹。明知我只能遠觀,所以一派從容不迫,以海棠狀作春睡。第二隻麻貓起初盤踞在斜坡上最不可能之處,以為他不是泛泛之輩。豈料膽小得很,動輒起步,遠離對他表示興趣的人類。轉眼便鑽到鐵絲網的另一邊。第三隻也是麻貓,性格和他的朋友大相逕庭。本來也是在午睡,甫見不速的來者,竟報以招呼。「喵」一聲,從睡覺的地方跳到地上,先是搔癢,又躬身,身子靠向牆壁和柱子後再來作貓翻滾 (見HD(嘩~)片段)。還在來人面前走來走去,走開幾步又走回來,繞著柱子像在說「拍我嗎?來吧。」的樣子。

一隻眼

昏昏沉沉地醒來,發覺剩下一隻眼。

沒有距離感是可以預料的,伸出手,不確定會碰到甚麼東西。但失去的除了視覺,還有其他。例如時間。一晃眼便是一週。根據不久前看過一個關於時間的展覽,每天過著一式一樣沉悶呆板生活的成人會覺得光陰似箭,相反從一花一草都會看出無限趣味的兒童往往會感到優哉悠哉,日子過得充實而美好。

會不自覺地失神,過了不知多久才猛然回過神來。

常常頭痛,導致睡得不好。即使入睡了彷彿還在痛。

在外面,應盡量小心一點。以為你視力正常的,會心生不滿:怎麼搞的?這廢物。知道你只有一隻眼的,難保不會趨前多看兩眼,這隻珍禽異獸。(你深深不忿:他怎麼會知道?我從來都沒說過。)

看看現在自己的位置:高床軟枕,被陌生人豢養。誰敢說這是幸呢,還是不幸?

棋幻貓貓

約兩週前,阿姨來電郵,說:我地四隻貓上左網呀,佢地被貓貓棋訪問,仲影埋相呢!馬上到貓貓棋幻世界看看。網主貓貓棋大概是一位小姐,她十分愛貓,也能拍很捧的照片,每天更新的網頁展示了在澳門大街小巷出沒的貓。根據她的介紹,下次回澳門時,可到貓出沒的熱點逗貓玩。其實在澳門看到貓的機會比在香港多很多,大概因為地方較小,殘殺弱者的壞人的比例也相對較小吧。

 

網頁還有貓空間的連結,這是當地一個十分有趣的團體,集護生、藝術等於一身,為人和動物的福祉努力。

 

阿姨的貓在118日的一則「旅行社的貓貓」可看到。蛋蛋、黑妹、哥哥和細佬(「真名」好像是小金和小黃?)都拍得很可愛。如網主所言,他們真是胖嘟嘟又親人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