敍舊

數年前工作假期時認識的店東auntie回港省親,約了一班曾在她店工作的女(孩)子聚聚。於是一群絕大部分素未謀面,但卻互相聽聞已久的人出現在同一張餐桌旁。第一次見面,但由於有著在同一地方待了一段時間的相同經歷(雖然不同時間),竟有著奇異的親切感。她們包括傳說中可愛親切做事快捷妥當的那位(和她那同樣可愛的未婚夫)、見過姐姐但沒見過據說笑容更加甜美的那位妹妹,還有最戲劇性地只做了一星期便「跟佬」同居,數月後更結婚生子的那位。和想像中的形象相比都有點不同,當真人不可以貌相。大家提到margaret, 風哥, george, brian, 某個定期用western union 送錢的人, 各地區的報章, powerhouse, glebe point road等關鍵詞,仿如隔世!和他們說話的感覺很有趣,勉強要形容的話是「用廣東話跟外國人說話」,因為他們都不太像香港人,因為整個晚上都不時想起當年那個carefree, relaxed, 比現在重10kg的自己。

Advertisements

去年今日ii

早上,下格床的Lou check out了。這位德國小姐在cairns留了一星期,今天和朋友「移居」到一艘船上做工兼遊玩。我則吃早餐(晨早新聞:pavarotti去世了)後到reef fleet terminal買前往fitzroy island的船票。船不大,分上下兩層,人們多走上無遮蓋的上層。8時3分開出,約1小時後抵達,與單張說的45分鐘不符!沿途看到青山綠水,到島後仍是令人驚歎的透明淺藍海水,像所有去過the reefs的人說的:just like paradise!! 先往島北走,經過resort的建築工地,不甚宜人。不久走在lighthouse road上,要爬頗斜的斜路(看路上鋪的兩行石磗,從前大概有馬車在走),一輪上山下山。然景緻頗佳,尤其當看到一大片清涼的深藍在樹縫間閃閃發亮。路通往一幢沒人看守的燈塔,只看到裡面其實有遊客中心。在那裡遠眺附近的的小島,和希望看到鯨魚!(這是對的季節啊)

在燈塔下吃點東西後再走,雖然知道summit track封了,但仍想看看。這路比lighthouse rd還斜,而且是由亂石鋪成,通往更高的地方。看到更美的景色,透明的藍色無垠地擴大著,更可隱約看到green island! 時間充裕,故在所有樹蔭下都稍事停留,完全不累,間有清風送爽,還頗涼快。看到封路的欄杆後,原路折返。迎面走來之前在燈塔遇到的一對年邁夫婦,他們也來挑戰這個近半小時爬樓梯路段!

回碼頭前在海灘休息一會,那裡真的美。resort那邊有水上活動用品租用,也有cafe和洗手間,儲物櫃等。但發展明顯比green is小,其實這更好。接著走secret garden track, 果然十分secret, 走進了像是mossman gorge的熱帶雨林,陰暗,濕且涼。在這島上看到不少蜥蝪、鳥類(如白身黃冠的鸚鵡),聽到種類繁多的鳥鳴聲。「過冷河」後走到nudey beach, 發覺這海灘不大,也沒遮蔭處和nudey,便回到近碼頭一帶的石灘。

石灘上有人浮潛。找張樹下的椅子坐坐,呷著life(當地的lemonade),甚為舒適寫意。海邊的男子把石頭扔得在海面跳了好多下才沉下去,旁邊的女友不停幫他撿拾石頭。回程仍是約一小時的航程。

回到hostel, 四位同房都在。大阪女子mika昨晚到埗,明天乘cairns往osaka首航回國,但已決定會再來oz. 她曾在重慶森林住過,也厭惡高樓大廈林立的環境。兩個同行的德國女孩其中一個樣子較甜美的說她將在大學開學前回去,稍後到另一地方whoofing. 米蘭靚女anna也是明早回國,她聽從我和catharina的推介,今天去了trinity beach.

去年今日

調校了6時半的手錶準時響起。洗換早點後到旅舍樓下的停車場等,旅遊車準時到達。一日團的導遊叫lee。車子先到townsville市內各處接載其他團友,他們來自mel, canberra, brisbane, usa, france等,都友善。早上天氣不錯,天空只有幾片白雲。車子往北走,途經一片很大的蔗田。可看到車在收割,然後放進長長的火車卡裡。經過fosty mango (出產芒果食品的工廠兼商店), 那一帶有很多芒果樹。約個半小時後抵ingham的hotel noorla, 吃morning tea. 旅店是由一意大利人在1920年代建立。這頓morning tea包括咖啡或茶,新鮮熱辣的scone, 佐料有carrot jam, cream & butter, 都極美味!負責人用ppt介紹了旅館的歷史,接著帶大家逛一下這古老的建築物,參觀了客房,function room, 茶座,酒吧等,甚有特色。

離開noorla, 經trebonne到wallaman falls. 在trebonne看到一幢前身是tobacconist的郵局(廣告紙還在!)。接下來的車程約一小時,途經仍有大量蔗田,和很多牛牛。上山後便進入高聳茂密的wet tropical forest, 是world heritage! 在一個lookout眺望瀑布,起初因山中霧氣大,根本看不到;後來霧偶爾散去,才可拍點照片。那時下著小雨,總算看到這段飛流直下不知多少尺的wallaman falls,大家都很高興。lee說幸好他不用refund大家!又走到另一邊的一個lookout, 遠眺峽谷。

看過瀑布後,走到stoney creek附近的一個地方吃午餐。在一個亭子裡,大夥享用在之前的車程中選擇的三文治和飲料,還有yoghurt bar, 水果和水。lee介紹一些當地特別的植物。其實一路上他都在介紹townsville, 幾乎是看到甚麼都有一番話說。在雨林午餐完畢,步行一會山路抵stoney creek. 爬上一小段亂石,看到一片如鏡的小湖和流水,頗有「柳明花明又一村」之感。在池裡見到小龜數隻,還有人說看到platypus! 再逗留一會便上車回程,途中lee說可能會看到cassowarie, 但沒人看到。

再回hotel noorla吃下午茶,食物包括餅乾,芝士粒,橄欖,salami, 青瓜,味道豐富的蘸料,喝strawberry champagne. 在午後一片翠綠的茶座享用,十分relaxing-_-有人提及晚上在海邊有月圓之夜的鼓樂聚會。約四時回程,途中又開始放晴。天空甚是廣闊,雲朵變化極快。

約6時在the strand下車。走到gregory st果然看到人們在聚集。大人小孩都拿著手上的任何東西敲動!一位主持人帶領大家,敲出各種節奏。是夜不單是月圓之夜,還有月蝕。海邊風很勁,大樹都在舞動。回旅舍途中,看著月亮漸漸變小,抵旅舍時更已全蝕了。房外走廊站了一些賞月的人。這房間倒方便,推開房門,抬頭便看到月亮。(這旅舍從前肯定是學校,證據包括廚房竟有speaker,特多格的洗手間等等)梳洗和寫日記後,月亮又出現一半了!到「操場」致電回家後,竟已十一時半。

浮萍之一

接到遠方來電,auntie問我還記得去年的電影節否?我說當然記得,那個反常地寒冷多雨的六月冬天。她又問還記得那位「電影節人」嗎?他今年又來了,還問起你。好一會才想起這位老先生。看看日記,是去年六月中出現的顧客,不時來買車票和smh. 他個子不高,頭髮花白,臉容慈祥,是位來自郊區的大學的教授,帶一群美國學生來syd看電影節的電影。他說自己不用買票,因為他是critic, 在報章發表評論,有張pass可以出入自如!恨得我牙癢癢。他還推介了一齣電影,說很黑色幽默。他大概像隻候鳥,每年六月南下過冬。

由此想起另一位女士margaret. 她是馬來華僑,父親曾在hk行醫,所以她曾在kgv和west island就讀,並在附近的(當時已是)豪宅區居住。我說怎麼這麼巧,我曾在何文田一帶工作,家裡也有人在英基啊!在十餘廿年前已擁有電腦工程學位,但婚後甘於相夫教子。兒子在london工作。為了遷就在附近的university of sydney讀書的女兒,一家搬來較郊區狹小的city地區。她常來買報紙和lotto, 能說流利廣東話,卻不懂讀和寫中文。店裡很忙時她會請我們先理會其他顧客,很considerate.

Carrot cake

印象中只弄過兩次,但足以成為「賣飛佛」。只弄過兩次是因為這蛋糕的製作較繁複,磨蘿蔔一節需時較久,而且焗的時間(1 1/4小時)也長;成為「飛佛」則是因為它的味道和口感是我們的作品中最豐富的。

既然名字是carrot cake, 當中包括了不少蘿蔔。據從不仔細遵從食譜指示的我粗略估計,3杯蘿蔔即約5-7根甘筍,把它們全部用農曆新年時磨蘿蔔糕的工具磨成茸,需要大量時間和臂力。從另一本雜誌找到carrot & banana cake的食譜,材料大同小異,主要需多加入2-3隻爛熟的香蕉。當然也是磨茸,但和磨蘿蔔相比顯然簡單得多。

熟悉我的朋友大概猜到,我弄檸檬忌廉芝士表面的機會甚微,因為對這些錦上添花的裝飾性事物通常沒有多大興趣。要做其實不難,所以仍附上供有心人參考。事實上即使不加icing,蘿蔔果仁蛋糕的甜香,已令人十分滿足了。在外面的café也曾特地點來吃,當然是加了icing兼賣相精美,但味道和質感卻不及自家製的。

四月上旬妹妹來悉尼,回港時我們便弄了一個給她拿回家。記得當天早上完成一部分工作後,先回家把蛋糕包裝好,再飛車出機場。在此謝謝pet的放行和gav送我們一程,並祝大家「拆禮物日」快樂!

材料
植物油 1杯(250毫升)
黃糖 (firmly packed brown sugar) 1 1/3杯(250克)
蛋 3隻
蘿蔔(磨成茸, firmly packed) 3杯(720克)
合桃(切小粒) 1杯(120克)
自發麪粉 (self-raising flour) 2 1/2杯(375克)
bicarbonate of soda 1/2茶匙
mixed spice 2茶匙

檸檬忌廉芝士表面
牛油 30克
忌廉芝士 80克
檸檬皮(磨成茸) 1茶匙
糖粉(icing sugar) 1 1/2杯(240克)

做法
1 預熱焗爐至中等熱度。把一個23厘米圓形蛋糕模塗油,並鋪上baking paper。
2 用攪拌器把植物油、黃糖和蛋拌勻成忌廉狀,拌入蘿蔔茸和合桃粒。加入篩過的麪粉, bicarbonate of soda和mixed spice。
3 把混合物倒進蛋糕模內,放入焗爐約1 1/4小時,中段在蛋糕表面蓋上錫紙。拿出蛋糕後待5分鐘,才移放鐵架上待涼。蛋糕完全冷卻後可在表面塗上一層檸檬忌廉芝士。
4 檸檬忌廉芝士表面作法:用攪拌器把牛油、忌廉芝士和檸檬皮茸拌勻至輕軟,再打入icing sugar。

照片

Jim the carpenter’s cake

星期五,來些糕點輕鬆一下。年初第一次住在有焗爐的房子裡,又常接觸到各式食譜(澳洲的煮食雜誌很多,八卦週刊有食譜的也不少),所以嘗試弄了不同種類的蛋糕、甜點。

選擇食譜時考慮因素包括所需的器皿用具、財政預算、糕點的製作難度等,故多是選擇最基本、不用花巧裝飾的。學習新事物時難免有失敗的第一次(甚至第二、三次),熟習後便得心應手些,能夠免除大意的失誤,減省不必要的材料或步驟,甚至開發出改良的方法。

Jim the carpenter’s cake為例,第一次弄時我們已沒有放原本食譜提到的 cream of tartar(因為一來不知道是甚麼東東,找了幾本書的glossory也找不到;二來份量不多,只需半tbsp,所以放棄),也沒有把蛋逐一放入(一次過單手投進四隻蛋)。另外,我們發覺混合物極其濃稠,加入兩杯麪粉後簡直達到乾硬的程度,完成後的蛋糕口感也較「實」,於是第二次做時加進半杯牛奶,混合物果然稍為「軟化」,成品也略軟些,像cafébanana cake的質感。我們還漸漸發現,最好待蛋糕冷卻後才切件,因為較不易散開。

煮食是個愉快的學習過程,期間的勞作、期待,事後的品嚐、分享、意見回饋,都是極好的體驗。

最神祕莫測的材料,莫過於bicarbonate of sodabaking powder. 這些白色粉末可用作清潔、煮食和其他用途。在焗製食物時用量雖少,卻能發揮關鍵性的作用。化學原來是個有趣的科目。 

材料 

牛油

250,室溫

幼砂糖 (caster sugar)

1

4

普通麪粉 (plain flour)

2

bicarbonate of soda

1/4茶匙

少量

雜錦乾果

500

牛奶 半杯

做法 

  1. 預熱焗爐至180度。把一個20厘米圓形蛋糕模塗油。
  2. 把牛油和幼砂糖拌勻成忌廉狀,加入蛋(每次一隻),拌勻。加入篩過的麪粉, bicarbonate of soda和鹽,最後加入乾果、牛奶。把混合物倒進蛋糕模,掃平表面。 
  3. 把混合物放入180度的焗爐內,一小時後在蛋糕表面蓋上錫紙,再焗50分鐘後完成。 

照片

悉尼(和其他地區)的報紙III

店子還有其他報紙售賣,title不少,但每項的數量不多。如來自Melbourne the Age. 因為要長途拔涉來,所以售價比在Mel稍貴。一位男士幾乎每天都來買,問他為甚麼,他說因為快要移居到那裡,所以想增加對當地的了解。Illawarra MercuryWollongong的地區報紙,也有數個捧場客。BrisbaneCourier Mail也有賣,沒看過,但根據當地居民的評語是「內容貧乏,幾乎只報道rugby消息」!Trading Post是實物版ebay,讓買家和賣家之間消息流通。Koori Mail是以原居民為對象的雙週報。週報則有Irish Echo, Inside Football, British Football, Guardian Weekly等。前三項單看名字便知道分別以Irish和球迷為對象。Guardian Weekly來自英國,不少英國佬買來解鄉愁。一個男子曾向我們頌讚這報紙如何題材廣泛、有趣。 

免費報紙則有Epochtimes, Glebe, mX等。Epochtimes即「大紀元時報」,中文版。Glebe是地區小報。mX在繁忙時間的火車站派發,像香港的「都市日報」。 

旅遊期間,不難接觸到當地的報紙。咖啡室通常提供免費報紙雜誌,在長途火車上也可拾到二手的。看過的有The Coffs Coast Advocate, Townsville Bulletin, Cairns Post.